图书1您的位置:首页 >图书展示 > 图书1

《曾凡忠文集》

文章来源: 本文编辑:曾凡忠 发布日期:2018-01-22 点击:
内容简介:

该书以真实而细腻地笔触充分展现了一位来自贫困瑶乡的失学儿童成长为中国十大儒商、知名艺术家,从中专生到双博士的传奇心路历程。作者在生活与工作中不忘初心,意志弥坚,在贫困中奋进,苦难中生存,孤独中坚守,寂寞中追寻,忍耐与煎熬中聆听花开与露水滴落的声音,穿过茫茫重雾与漫长黑夜,在汗水和泪水中找到了成功的方向,终于迎来了拨云见日的黎明和晴天,生动而朴实真切感人的文字,给人以启迪和奋发向上的力量,优美的数十篇散文也表达了他对家乡民俗风情的深入描绘,表达了深切的热爱之情。

作者介绍:

第一辑

 

 

乡土情怀

 

 

 

 

《诗小雅蓼莪》:无父何怙?”。幼失怙,生活艰难。

 

《论语·子罕》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布 鞋

 

 

又逢年关,天气恰又变冷了,我不由得想起童年时妈妈给我做的布鞋。那时家穷,每逢过年,家里是无法给我们压岁钱的,可妈妈却在大年三十晚上,会给我们四个孩子每人送上一双她亲手做的千层底布鞋。

由于父亲去世得早,缺少劳力,家里特别穷,我们兄弟穿的衣服不少是人家送的,大多也是缝缝补补的。如果衣服旧得实在没法穿了,妈妈还是舍不得扔,就把补丁一层层拆开,把有用的地方裁剪成一块块的布料给我们做布鞋。母亲先把那些五颜六色,薄厚,颜色,新旧不一的布料剪好分开,再把新一些的布料和旧一些的布料错开,厚一些的和薄一些的摊开均匀,将碎布条一块块、一层层地用米饭粘起来,在太阳底下晒上几个小时,就成了硬邦邦的“阕子”。如果赶上阴雨天,就拿到火炉上烘烤。做鞋前,妈妈会按我们的脚的大小,照着棉鞋或单鞋样式,先在纸上剪出鞋样子,然后把这纸鞋样缝在阕子上,刷刷几下就剪出鞋底、鞋帮,然后就可以做鞋了。

我们瑶家办婚事向来都是比较俭朴的。男方无须费什么彩礼,女方也无嫁妆陪送。但新娘过门时,布鞋却万万不能缺少。往往是几双、十几双乃至几十双。布鞋做得越多越漂亮,越说明新媳妇能干,勤快,贤慧。这么多布鞋送给谁呢?首先是公、婆,其次是堂伯、堂叔,再次是舅父、舅母、姑父、姑母。大凡长辈,每位一双,自然新郎更不可少。新郎的鞋做得特别讲究,鞋底一般全用白布,以示高尚纯洁的爱情。有的鞋面上绣着精美的花鸟,意味着前程似锦,美满幸福。妈妈也每年给爸爸做布鞋,爸爸结婚不久后就到了远离家乡的零陵卫校进修学习,妈妈做的布鞋,爸爸常舍不得穿,每次思念妈妈时,就从木箱里取出布鞋端详抚摸。不久爸爸不幸得癌症去世,五双干净齐整的布鞋仍放在木箱里。妈妈捧着亲手做的布鞋,哭了又哭,终于有一天把这些布鞋全烧了,抹干眼泪,独自挑起了养育我们四个孩子的重担。

妈妈做的千层底的布鞋大致可分为:第一、剪裁底样;第二、填制千层底;第三、手工纳制千层底;第四、切底边;第五、剪裁鞋帮;第六、缝制鞋帮;第七、绱鞋;第八、楦鞋;第九、修整、抹边。

妈妈一生勤劳,做得一手好针线活,尽管我们的衣服都是旧衣,但每一个补丁都是那么齐整,缝得又细又密。春天,妈妈会为我们做一双或圆口或方口的布鞋;冬天,会为我们缝一双黑粗布甚至黑条绒的厚棉鞋。看妈妈做鞋,是我童年记忆里最为难忘的风景,她做鞋常是晚上,我边写着作业,边听着妈妈纳鞋底扯线的声音。纳鞋底是既细致又累人的活儿,夜深人静时,娘坐着小方凳,弯腰弓背,一手攥住鞋底,一手用力拽针线,指掌间力气用得大、用得均匀,纳出的鞋底就平整结实,自然就耐穿。那动作轻松自如,透出一种娴熟、优雅之美。那针线密密匝匝,稀疏得当,松紧适中,大小一致,煞是好看。妈妈白天干农活,只有晚上才有时间给我们做布鞋,白天已经很累了,纳鞋底的时间长了,手指会酸痛,眼睛会发花。有时手指麻木了,一不小心就会扎着手指,看到妈妈滴血的手指,我特别心疼,便对妈妈说:“等我长大了,挣钱自己买鞋穿,您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妈妈微笑着说:“等你长大读完书,能自己挣钱了,我就轻松了。”望着鞋上密密匝匝的小针脚和煤油灯下妈妈那通红的眼睛,我既感动又心疼。每次看到鞋帮上那滴滴血迹犹如盛开的梅花,成为我心中最凄美的回忆。不知有多少次,我睡觉醒来,妈妈还在纳着鞋底,听着油灯芯热爆的噼里啪啦声,那熟悉的苎麻线抽动的嗤嗤声,多少个夜晚,灯光摇曳,妈妈把纳鞋底的绳扯得很紧,牢牢地、细细地把所有的关爱都纳进了鞋底。妈妈做的布鞋好看又耐穿,许多亲戚朋友都抢着要,妈妈不好意思收钱,他们就送些大米和菜籽油、花生、红薯来答谢,也算作接济我们家。妈妈一有空闲时间也做一些鞋垫拿到街上去卖,换回一些油盐钱,在妈妈的操持下,我们的生活过得清苦而又甜蜜。

妈妈做的布鞋伴我度过了艰难的童年和读书求知时代,她常说:“我们不和人家比吃比穿,要和人家比学习。只要有出息了不怕没鞋穿。”妈妈做的布鞋我有时也舍不得穿,平常都宁愿打赤脚,只有在睡觉前洗完脚才穿一下。天冷下雨时,家里买不起胶鞋给我穿,我就经常打着赤脚上学,到了学校后,我用废纸擦干净双脚,从书包里掏出布鞋,把脚伸入,顿时一股暖意从脚底油然而生,我又可以安心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了。后来,我以全学区第一名的成绩考起湖南道县师范。妈妈还是依旧每个学期给我做布鞋,每次要到校时,妈妈会把鞋子放在我的皮箱里,每次到校我都拿出布鞋,将鞋面贴在脸上,那软软的绒毛仿佛儿时妈妈的抚摸,似乎又看到了妈妈那期待的目光,我就格外珍惜这学习的来之不易和美好时光。每次穿上光洁漂亮暖和的布鞋常引得同学们的一片羡慕之情。

带着惦记和祝福与期待,我渐渐长大。穿着妈妈做的布鞋,我从贫困的江永大瑶山里走了出来,走进了省城与京城,走遍了千山万水关爱贫困学生家,走向了创业之路去实现人生的价值,也带着祖国的优秀传统文化走出了国门。尽管一路上有着泥泞,有坎坷,有风雨,有黑暗,我带着感恩之心,一路走来,温暖而朴实的布鞋让我学会了脚踏实地,低调做人。我以四十五码的大脚立足于天地之间,脚踏大地,仰望苍穹,历经风雨而意志弥坚,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图书文摘:
标签: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