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1您的位置:首页 >图书展示 > 图书1

《宕渠情歌》

文章来源: 本文编辑:唐敦教 发布日期:2018-01-26 点击:
内容简介:

商朝末期,賨人青年唐泰寻找被帝辛之三公子抢走的妻子龚栗,与长史庹嵩相遇,做了賨王鄂桓的侍卫。夕姝夺得王后大位后计使賨王鄂桓换太子,致新旧两太子及鄂桓同薨。冢宰唐诚等立鄂桓长孙鄂旺为王。庹嵩篡权阴谋败露后投帝辛。鄂旺励精图治,振兴賨国。公主鄂蕾不应帝辛征妃,帝辛再次发动侵賨战争。唐泰为避鄂蕾公主求婚离开王宫。商军强占巴林县后,唐泰被迫率乡亲奔西岐,立功封将军,奉周王姬发旨令劝说賨国助周伐辛。鄂旺命大将军龚睿率军同唐泰一道参加伐辛之战。龚睿、唐泰所率賨军在牧野大败商军;进攻鹿台,迫使帝辛自焚。帝辛之三公子纠集崇飞、庹嵩组建复商军。唐泰说服山大王督玲组建山砦义军,在剿灭复商军战场,与妻子龚栗战地重逢。鄂旺为唐泰、龚栗举行盛大婚宴,展示賨国兴旺景象。

作者介绍:
图书文摘:

引 子

 

 

 

 

西江月

巴山渠江月朦胧

铭记人行踪

牟弩凝智慧

宕渠展辉煌

牧野称英雄

人歌舞气如虹

抗暴宁死不屈

助周侠肝义胆

爱恨情仇著华章

忠贞挚爱堪颂

 

賨族是远古时期生活在大巴山区,今四川东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的一支重要民族。据晋人常璩著《华阳国志》记载,賨人所建賨国,都城名宕渠城(今四川省渠县土溪镇城坝村)。賨人持板盾,使牟弩,因而又被称为板盾蛮。賨人以勤劳质朴。忠诚善良。能歌善舞。勇猛剽悍。能征惯战。杀虎驱豹。爱憎分明。不畏强权等优秀品质著称。賨族从大禹指导组建邦国(辖北自秦岭南麓,南至长江,东起湖北西部,西至嘉陵江的广大区域)至武王伐辛的一千多年间,一直为夏、商邦国,历史从未中断。

本故事发生在商朝帝辛末期。

公元前一〇四六年二月五日。天空乌云密布,大地被雾霾遮盖得严严实实。突然闪电发出耀眼的光芒,一声惊雷震得天摇地动。周武王率领的讨伐帝辛联军与商王帝辛率领的商国大军在广阔的牧野大地上相遇,展开生死激战,这就是《尚书》所记载的武王讨伐帝辛的牧野大战,史称武王革命。武王伐辛得到了许多国家的帮助,其中賨国最为突出。在战场上,賨人高举板盾,“歌舞凌殷”促使“殷人倒戈”,立下了赫赫战功。八百余年后,汉高祖刘邦看到賨人歌舞,受气势雄壮感染,十分赞叹地说:“这是(賨国帮助周国)武王伐辛之歌舞啊!”

牧野大地上,周字白色大旗迎风飘扬,賨、巴、庸、蜀、羌、髳、微、卢、彭、濮旗帜紧随其后并进。周军战车不多,服装各异,但步伐整齐,斗志昂扬。特别是“賨”字旗下,矫健、粗犷的賨人左手持板盾、右手握刀枪,身背牟弩,高唱战歌:“賨人雄起,賨人雄起!盾挡敌锋,弩射仇敌!賨人雄起,賨国不灭;賨人雄起,不畏暴虐;賨人雄起,众志成城!賨人雄起,助周伐辛!賨人雄起,誓灭暴辛!”跳着战舞,勇猛地冲向商军。“商”字黑色大旗下,战车整齐排列不见首尾,数十万大军旌旗遮天蔽日,刀光闪耀,衣冠鲜艳,整齐划一,威风凛凛,把五万之众的周军映衬得渺小力弱,不堪一击。战鼓擂响,两军开战,商军如狼似虎,以排山压倒之势猛扑周军。周军前锋被暴风雨般的飞箭射倒无数,被迫后退。姜子牙挥动令旗,大声发令:“唐泰将军率部上前挡住飞箭!”

唐泰大声回应:“末将遵令!”率领賨军,用板盾挡住了商军的飞箭,用牟弩飞箭镇住了商军战车的凌厉攻势。賨人歌舞以进,带动伐辛联军昂首阔步,勇猛直前。商军被伐辛联军气势所震慑,抵挡不住伐辛联军勇猛冲击,阵营大乱,有的惊恐万分,手足不知所措,有的向后狂逃,有的举戈投降。

“周”字大旗下,武王指着冲在最前面的賨军激动地对姜子牙说:“军师请看,賨国义军真棒!现在已冲到最前面,大挫商军,为我军赢得了主动权!”姜子牙点点头赞扬地说:“这支队伍英勇无比,唱着战歌跳着战舞带头攻打商军,商军被他们的雄壮歌舞镇住了,有的阵前倒戈,有的狼狈逃跑,有的举戈投降。我伐辛联军士气大振了!”武王赞赏地说:“賨人英勇无畏,带头冲锋,所向无敌!真是神勇之师啊!”姜子牙点头称是:“賨人不仅不畏强暴,而且武艺高强,个个是英雄战将,以前就曾数次打败帝辛的征讨,演绎了以弱胜强的许多传奇故事。”

武王生怕姜子牙忘了:“请军师记着,伐辛战争胜利后,对賨军义师应予重赏!”姜子牙点头:“微臣遵旨。賨国是个小国。在此之前,賨军同帝辛的军队就曾多次交锋,多次迫使帝辛放弃灭亡賨国的图谋。賨国虽然弱小,就是有这么敢于斗争的一股子硬气。賨人不畏强权,不怕帝辛霸气!敢打必胜,深受世人传颂!”

武王肯定地说:“天底下就是需要賨人的这种志气!没有这种志气,帝辛的暴虐统治就很难推翻!百姓就得永远受他的奴役压迫,不得安宁!”姜子牙赞同地说:“大王说得对,推翻帝辛暴虐统治,賨人功不可没。特别是唐家兄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伐辛成功之后,应予重用。”

说不完道不尽武王和姜丞相对賨人的赞美,一曲古诗概括了賨人的高贵品质:

 

滔滔渠江育温柔

巍巍巴山铸脊梁

牟弩凝智慧

剽悍健勇著华章

助周伐辛留青史

歌舞凌殷志气昂

爱恨情仇谱新篇

人美名天下扬

 

商王帝辛高大俊美,筋力超劲,手格猛兽,能敌百人,屡次兴兵,建立了“百克”战绩,大大扩张了商国疆土;资辩捷疾,闻见甚敏,继承和发扬了商国文化,时人称为“殷哲王”。

可是,周武王姬发联合庸、蜀、羌、髳、微、卢、彭、濮八个南方小国(賨国为何不列名《尚书》记载之中,在后面再作交代)讨伐帝辛,一战而胜:在牧野鏖战,将帝辛七十万大军一举击溃;再战朝歌,将朝歌坚固城池瞬间破灭;迫使帝辛逃入鹿台,完全成了孤家寡人,落得个自焚而亡下场,因此被谥为“纣王”。

纣王之名传了三千多年,成了暴虐的代名词。此后为帝辛鸣不平者大有人在。战国时代,有人为帝辛鸣不平,问大学问家孟子:“周人伐帝辛是不是弑君?”孟子斩钉截铁地说:“我只听说周武王诛杀了一个独夫,没有听说那是弑君啊!”孟子肯定姬发伐帝辛是诛杀独夫的正义之举,批驳弑君之说,成了儒家对武王伐纣的定论。但是,后人仍有为帝辛鸣不平的也不少。那么,帝辛到底该不该受到讨伐呢?

賨人为什么要帮助周武王讨伐商王帝辛?賨人同商王帝辛之间有过什么纠结?賨人在参加伐辛之战中有什么作为?賨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伐辛成果?賨人参加伐辛义战,为什么却不被《尚书》列名?

故事还得从賨王鄂桓遵从商王帝辛之旨,亲率大军参加征伐西狄之战说起……

 

第1章

 

卾桓奉命征西狄 唐戬立功留纣廷

 

 

 

 

唐诚、唐戬等拜谒唐家祠堂,被鄂桓紧急召回宫中

 

大巴山高山连绵,陡峭险峻;小岭平坝交相点缀,蜿蜒小溪环绕穿行其间;湛兰江水碧波荡漾,辉映白云蓝天。一座小山上苍松翠柏挺拔入云,云雾缭绕交相掩映。数座茅屋高耸,正房影壁上,“唐家祠堂”几个大字闪闪发光。两厢茅屋中传出琅琅书声。

少年唐泰走出塾堂书房,远远地看见唐诚、唐严、唐戬、唐仁等一行人沿山道逐级登上这座小山头,止于唐家祠堂高大草堂前,便立即退回书房坐下。先生唐纯见唐泰随意走动,叮嘱道:“唐泰,你要认真读书!”唐泰躬身答道:“学生听从先生教诲。”

唐诚一行人走到唐家祠堂房前,只见横匾高悬“唐氏忠祠”金光闪闪;两侧竖联“仁爱为本牢记尧祖御训”“忠义传家不忘禹王嘱托”耀眼夺目。唐仁向唐诚问道:“大伯,我们先去见族首唐纯吗?”唐诚摆摆手:“他教授顽童要紧,不必打扰他。我们先去祠堂筹办为先祖上香之事,明日是清明祭祖之节,必须好好筹备,不可稍有疏漏,才能表达我们祭拜先祖的虔诚之意。”

唐诚、唐严、唐戬、唐仁等进入祠堂正殿上香,跪下磕头:“四十八代裔孙唐诚、唐严、唐戬跪拜先祖!”唐仁磕头:“四十九代裔孙唐仁跪拜先祖!”唐诚、唐戬、唐仁等上香跪拜结束,走出正殿,向厢房望去,只见厢房墙上高挂大匾:“育人胜地。”两侧对联高竖:“书山通日月;学海疗愚顽。”唐诚看看天:“天色已晚,该放学了。走,看族首去。”唐诚等一行人便慢慢地向塾堂走去。

塾堂内。唐纯正襟危坐,指着墙上一个巨大的“賨”字,朗声讲道:“我们賨人这个‘賨’字饱含极为深刻的大义,是先王大禹在治理我们这里水患时,见这里的民众勤劳善良,忠诚质朴,命建邦国,特发明这个字,赐予我们这个国家的。这个字含义深远:上为‘宗’,老祖宗的宗;下为‘贝’,象征财富。大禹将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要我们賨人永远不忘老祖宗‘以仁义为本,忠义传家’的遗训,把賨国建设成日益繁荣富强,人民幸福安康的美好家园。”学童们发出感叹:“果然含义深远!”唐纯继续讲道:“先王大禹对我们这里的唐氏还情有独钟,为我们题写了含义深远的族训族规对联。”

唐纯讲到此处,从窗户看到了唐诚、唐戬等人,立刻停止讲授:“学童起立!迎接唐冢宰、唐太傅、唐戬将军一行荣归故里!”唐纯带领众学童起身走出塾馆相迎。众学童走出塾馆,齐声说道:“迎接唐冢宰、唐将军!”

唐诚、唐严、唐戬等对唐纯拱手行礼:“唐纯兄弟,传道授业解惑教授蒙童辛苦了。”唐纯谦逊地还礼:“兄等过奖了。兴我唐氏,培育后代,何敢言辛苦?”

唐泰、唐坚飞跑到唐戬身边:“孙儿拜见爷爷!”唐戬一手抱起一个孙子:“好哇,两个孙儿都长高了,听话不听话?读书认不认真?”唐泰、唐坚:“我们听话,读书认真。”

唐纯夸奖地说:“你这两个孙儿读书可认真了,不到一年,都能背诵《尧典》前几章了。”唐戬:“好哇,孙儿们有出息,我们唐家就有希望。”唐纯:“对,儿孙强,我们唐家就强。唐家强,我们賨国就大有希望。”唐戬:“你们练功了吗?”唐泰、唐坚下地做出武功姿势:“好不好?”唐戬边纠正边称赞:“这样就好了。”众:“他们从小就这么练,长大后一定都是万人莫敌的将才!”

唐诚:“你这个族首当得好啊。兴我唐家,你还要加倍努力啊。明日清明祭典还有什么需要准备?”唐纯:“请诚兄放心,一切已准备妥当。明日请你主祭。”唐诚摇手推辞:“不不不,主祭自然应当由你族首来做!”唐纯:“大哥是朝廷冢宰,官位最大,小弟怎敢越上做主祭?”唐诚:“兄弟此言差矣。我虽然在宫中算官位最大,但是在族中就只是小小一员了。族中族首才是最大。按族规这个主祭非你莫属。”

艳阳高照。唐家寨。唐家祠堂。红烛高烧,香火熊熊。唐诚等排列整齐跪在神祖牌前。唐纯:“祭祀大典开始。”顿时,鞭炮炸响,鼓乐奏鸣。族人跪拜如仪。

山路上。罗川领着一行人马飞奔而至,远远地高声叫道:“唐冢宰、唐太傅和唐戬、唐仁将军接旨。”

唐诚、唐严、唐戬、唐仁立即跪于祠堂前,齐声应道:“微臣、末将等跪拜接旨。”

罗川高声宣读圣旨:“应天顺时,受兹明命,賨王诏曰:顷接帝辛圣旨,西狄祸乱我国北方,掳掠男女,抢劫粮食,夺走牛羊财物,致百姓寝食难安。帝辛决定御驾亲征,命賨、周、巴、彭等邦国组军参战。命本王火速组军五千,随帝辛征讨西狄以靖边境。朕特令冢宰唐诚、太傅唐严、镇殿将军唐戬、殿前都尉唐仁等一同回宫商议国事!钦此!”唐诚等:“微臣等遵旨。”

唐家寨下大道。唐诚、唐严与唐家送行人挥手告别。唐戬、唐仁等跨上战马正要前行,少年唐泰、唐坚边跑边喊:“爷爷、爹爹,等等我!”唐戬跳下马来,抱起两个孙子:“泰儿、坚儿,要爷爷等你们做啥?”唐泰:“爷爷,我要和你一起上战场去打敌人!”唐坚:“我也要上战场打敌人!”

罗川称赞道:“好哇,将军的孙子从小就有这么大的志气!长大以后一定是封王封侯的朝廷干臣!”

唐戬:“孙子们真有志气!爷爷高兴。不过,你们现在年纪才十岁、八岁,等你们长大了,爷爷带你们一起打仗消灭敌人去!孙子,快快长大!”唐泰、唐坚:“我要快快长大!”

唐仁接过儿子,放下地:“乖儿子,别缠爷爷了,我们马上出发!”唐戬挥手:“好孙子,再见!”唐泰、唐坚挥手:“好爷爷、好爹爹再见!”唐戬叮嘱:“你们要好好读书,好好练武功!”唐泰、唐坚:“遵从爷爷教诲,我们一定读好书,练好本领!”

 

鄂桓率唐戬随帝辛征西狄救驾立功

 

朝歌城。商朝王宫大殿巍峨挺拔高耸入云。晨钟鸣响,列班早朝。定远将军闻伦出班奏道:“启奏大王,近年来,经大张挞伐,多数蛮夷之人已归顺我朝,天下得到太平。但是,前不久,西狄又蛮性不改,经常骚扰我商国边境,掳掠牲畜、粮食、财宝和男女民众,现在已侵占我西北河间大片土地,成为一大祸患。对西狄应当严惩,但是,目前我们大军正在对东方严狁用兵,无法抽调。征伐西狄,朝中兵力不足,请大王发令各邦国组军相助。”冢宰闻仲奏道:“启奏大王,英明大王登基十余年,东征西讨,建‘百克’不世之功,享‘殷哲王’美誉,一统天下,谐和四方。但是,现在仍然是北有鬼方,西有西狄,南有九苗,东有东夷几个桀骜不驯之族不时挑起祸端。前不久,大将军闻伧率大军征伐鬼方,已初见成效。今西戎尚无异常之举,可以暂不管它。现在只是西狄为患,微臣以为征伐西狄无须惊动天下,只需征调賨、巴、羌、髳、周等数国之兵相助可也。”闻伦:“冢宰所言极是。賨、巴、羌、髳、周这几个邦国之兵战斗力皆强。但是,近年来,他们对大王的征战,也不时传播出大王好大喜功,不体恤百姓疾苦等流言,也都有些不听调遣。”从冢宰贺灿:“伐西狄是国家大事,他们胆敢抗旨不遵,不服从大王调遣就该大张挞伐!”御史崇飞:“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大王为天下共主,谁敢不服?轻则责令悔过,重则派大军剿灭!”

帝辛:“这些小国竟敢攻击朕的政绩,简直岂有此理!应当严加批驳!不过现在不是批驳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攻伐北狄。朕决定立即向这些小国传达圣旨:命各邦国国王亲率五千军马,到河间围歼西狄!贺灿到賨国,罗素到周国……若这些小国不遵从圣旨,朕将在征伐北狄后再行挞伐!”众:“遵旨。”众人出宫而去。

 

宕渠城。房屋低矮,街道狭窄。唐诚、唐严、唐戬、唐仁飞马穿街过巷回到王宫大门前,下马快步走进大殿,跪见大王鄂桓:“微臣拜见大王。”鄂桓:“赐座。”唐诚、唐严、唐戬、唐仁:“谢大王。”

鄂桓:“众爱卿,帝辛大王将征西狄,派从冢宰贺灿前来传旨,令我賨国组军五千,前往参战。你们对此有何谏言?”唐戬:“启奏大王,微臣认为,兵者凶器也。战端一开,将士伤命,百姓奔波,伤命伤财。不可不慎。帝辛自登位以来,东征西讨,战事连绵不断。虽然取得了‘百克’战绩,扩大了疆土,却也给百姓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特别是近年来,帝辛越来越刚愎自用,越来越暴戾恣睢,对各国颐指气使,随意征发,造成百姓痛苦不堪,天下离乱。我国近几年连遭天干水旱,帝辛强征暴敛,弄得百姓缺衣少食,苦不堪言。我们是否找些理由,不去应诏参战?”武成王鄂典:“微臣也赞成唐戬将军的意见。近几年天灾人祸,国力大为减弱。我们无力承担这么大的战事了。拒绝出征为好。”

鄂桓:“唐冢宰有何见解?”唐诚:“自古至今,英明君王对战争都十分谨慎,不到万不得已不轻启战端。武成王和唐戬将军所言都是我国现在的实际情况,他们所提的意见都很有道理,可以减轻国家负担和百姓的痛苦。但是,这次帝辛征伐西狄,乃为义举。西狄扰边,危害百姓,不予惩处,有失天下公理。因此,讨伐西狄之战,非打不可。那么,由暴虐帝辛发动的讨伐西狄之战,我们应不应该参加呢?微臣认为,帝辛虽暴戾恣睢,但此次是秉持靖边护民大义而征伐西狄,师出有名,一定能得到天下百姓的首肯和支持。今商国乃泱泱大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帝辛有号令天下之威权。我们賨国是商国的一个小小邦国,理应遵从帝辛调遣。帝辛虽在强征暴敛方面有过失,颇为天下百姓诟病,但是,他现在是天下共主,掌握了卫国护民的正义主动权。他发诏征西狄,我们不应诏组军参战,既失天下一统大义又失人臣大礼,恐为天下人所不齿。”

鄂桓:“接诏之初,朕考虑到近年来遭受天灾,帝辛又征收税赋太重,民不堪重赋,怨声四起,也不大愿意应诏。后来反复考虑,觉得只从小国利益考虑,不组军应诏,没有道理。帝辛近年来越来越变得暴虐不仁,我们应当用仁义去辅佐,去感化他。这次征西狄,正是我们用仁义去辅佐、感化他的一次极好机会。因此,朕决定立即用我们智勇双全的战将为主将、副将,用最有战斗经验的军人组成军队前往应诏,以表我賨人识大体顾大义的高风亮节。同时,朕亲自率军出征,以表示对帝辛的尊崇。请众爱卿举荐以哪两个将军担此大任为好?”唐诚:“微臣举荐足智多谋,能征惯战的武成王为主将,张我国威。”鄂典急忙摇手:“冢宰此言差矣。本王勇虽尚可,智则不足。请另选高明。”罗川:“末将举荐唐戬、唐铜二位将军为主将副将。”众:“对!这二位智勇双全,担当此任最为恰当!”鄂桓:“朕考虑,我賨国周边也不平静:西有戎狄,南有南蛮,东有白虎,时常骚扰。为防他们乘我征伐西狄,内防空虚,侵犯我国,朕决定留武成王在国内调度指挥,以防不测。唐戬为主将,唐铜为副将,统军五千随朕前去参战。以示我賨国尊重帝辛,顾全大局的诚意。”唐戬、唐铜:“末将遵旨。”众:“大王考虑周全!”

鄂桓:“朕出征后,宫中日常事务由唐冢宰全权处理。”唐诚:“大王,宫中大事应由太子鄂然处理,微臣辅佐。”鄂桓:“冢宰考虑稳妥。只是太子年轻,历练不够,不能将大事全托付给他。王儿鄂然听旨:朕出征之后,宫中大事要多听从老冢宰的谏言,你不得随意决断!”鄂然:“儿臣遵旨。”唐诚:“大王考虑周到,部署得当。微臣当竭力尽心辅佐太子处理好宫中大事。”鄂桓:“传鄂旺。”鄂旺走到鄂桓面前:“鄂旺拜见大王爷爷。”鄂桓抚摸鄂旺的头,高兴地说:“好孙子,爷爷出征去了,你要好好读书习字,练习武功,爷爷回来要考你。”鄂旺:“孙儿好好读书练武就是。”鄂桓:“孙子,賨国的希望靠你们传下去,没有知识文化不知治国大义,不练武功,不能抗击敌人欺凌。懂吗?”鄂旺:“孙儿懂。等爷爷凯旋之时,孙儿请爷爷好好考考。”鄂桓:“真是好孙儿。读书去吧。”鄂旺:“遵命。”

鄂桓率领賨军晓行夜宿,浩浩荡荡飞奔至河间,走进帝辛征纣西狄大营,下马向帝辛躬身行礼:“大王,小王鄂桓遵命率五千人马前来参战,请您明示我賨军征战方略。”帝辛上前扶住鄂桓:“好啊。西狄扰我边地,抢我粮食、牛羊、财物和男女,罪恶滔天。所以朕亲征西狄,救民于水火。此次征讨务必取胜,以解除我国北方之患。今得你賨军和巴、羌、髳、周等雄师健旅相助,定能马到成功!现在,巴、羌、髳、周等雄师已陆续到达作战位置。賨师劲旅正好做朕的左翼,立即向敌发起进攻!”鄂桓:“遵旨。”

陡峭山峦下,两军排列。西狄悍将战马长嘶,气势汹汹地出阵高喊:“帝辛,快将粮食、女人献来,饶你不死!”“商”字旗下。帝辛:“闻伦将军向右攻击,鄂王向左攻击,朕居中攻击。大家齐头并进!”唐戬:“启奏大王,末将观察,中部地势低洼,灌木丛生,谨防西狄在此布有伏军!”帝辛:“朕知道,你们放心进攻去吧。立下战功,朕有重赏!”

闻伦率军向右,鄂桓、唐戬、唐铜等率军向左,分路出击,跃马扬戈直冲敌阵。西狄大字旗下,人头纷纷落地,军士败逃。帝辛率中路军猛追敌人。突然,埋伏在灌木丛中的西狄人马向帝辛侧后猛冲过来。帝辛率身边商军将士奋起反击。帝辛挥动大戟一连杀死几个西狄军将士。西狄军将士拈弓搭箭,飞箭如雨,不少商军将士中箭倒地。帝辛也中了数箭,鲜血直冒。一些将士见状,面露胆怯之色,纷纷后退。帝辛奋力拔下箭镞,高声喊道:“些许小伤于朕何妨!杀敌有赏!将士们冲啊!”众将士重振精神,抵抗敌军进攻。西狄将士疯狂地步步逼近帝辛,高喊:“杀呀!活捉帝辛!”

帝辛身负重伤,面对西狄军士的疯狂冲杀,不得不带领身边卫士边战边退,很快被逼到了悬崖边,情况万分危急。唐戬挥舞大刀正在向西狄右翼军队发起冲击,斩瓜切菜般地杀死了不少敌人,回头一望,突然发现帝辛的危险处境,立刻向鄂桓报告:“大王,帝辛被逼到了悬崖边,十分危险,前锋继续攻敌,我率兵一支回救帝辛!”鄂桓急忙发令:“快!你回救帝辛!唐铜率队继续攻敌!”唐铜应声遵命,率队勇猛地杀向敌人。

唐戬一马当先,杀向围攻帝辛的西狄将士。鄂桓带领众将士紧紧跟随。西狄军士不敌唐戬大刀的砍杀,纷纷抱头而逃。帝辛正在危难之际,突然看见一支高举“賨”字大旗的将士,在唐戬的率领下飞快地冲到了自己身边,便指挥身边将士配合賨军杀退了西狄将士。鄂桓跑到帝辛身边:“大王受惊了,小王救驾来迟,请大王治罪。”帝辛感激地说:“谢賨王及时救援!賨军勇猛,名不虚传!朕将厚赏于你。”鄂桓谦让地:“救驾是小王的责任,不敢受大王厚赏。”唐铜飞马回到鄂桓身边:“启奏大王,我军已将西狄右翼消灭,斩获甚丰!”

鄂桓对帝辛说:“大王,我军已将西狄右翼歼灭!”帝辛:“好哇,反击西狄,賨军得了首功,朕将予以重赏!”

闻伦驰马来到帝辛身前,跳下马背施礼:“启奏大王,西狄军大败而逃,我军已将河间失地全部收回!是否乘胜直捣西狄老巢,焚他的帐篷,掠他的妇女、马匹和财物?请旨定夺。”帝辛环视茫茫荒野,不见西狄人马,询问道:“众卿有何见解?”崇飞:“微臣认为,我军大胜,正是我灭掉西狄的天赐良机,不可错过。”姬昌奏道:“西狄已远逃,无须动用大军追击。”唐戬奏道:“启奏大王,微臣认为现在不是灭掉西狄的最佳时刻。”帝辛:“你认为现在该怎么办?”唐戬:“末将认为,应当乘胜即收。”帝辛:“为什么?”唐戬侃侃而谈:“一是大王您龙体急需马上回宫治疗,不宜随营征战。您离开军营后,对士气必然发生不利影响。同时,大批受伤将士也急需治疗。”

这时一列军士抬着伤员从帝辛身边走过。帝辛走到一伤员身边,揭开战袍,只见肠子已从伤口滑出,问道:“这是快死的人了,将他埋了算了。”随军医师龚先上前奏道:“大王,这个战士杀敌十分勇猛,现在伤势虽重,余气未断,尚可有救。”帝辛:“你真能将他治好,朕重赏你!”龚先:“救死扶伤乃行医之大义,小医救命不为赏。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小医都不会将他埋进土里,都将竭尽全力医治他的伤痛。”帝辛:“好,抬下去吧。”龚先:“谢大王!”

帝辛转过身来:“你接着说。”唐戬:“大王,大军乘胜直捣西狄老巢,焚他的帐篷,掠他的妇女、马匹和财物,虽然痛快,但是,这必将引发西狄民众对商军的仇恨,从而形成同仇敌忾于我不利之势。西狄人不分男女老幼,皆善骑善射,我军到西狄腹地作战,地形不熟,语言不通,给养难继,从而大大减弱了我军的优势。西狄如鸡犬,驱之易,灭之难。我大军能否一战而灭其国,尚属不可预料之事。”

崇飞:“唐将军说得对,到西狄腹地不能不要诸邦国军队参与作战,也不能不让他们掳掠。”唐戬:“大王您不可能强令邦国交出他们掳掠的东西给商军。西狄本来就地瘠民穷,不管是商军还是邦国军队,都不可能掳掠到多少东西。西狄地方寒冷荒凉,深入其境,掳掠不多,没有必灭其国的把握,反倒劳师动众,得不偿失。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商军在西狄的种种掳掠行为必将传扬天下,我泱泱商国王者之师不也成了盗寇之师吗?既蒙污名,又不能得其实惠,损失可就大了。不如就此息兵,既可保持王者之师的好名声,又可保持宣示王威威震天下好名声,乘胜即收,让各邦国军队尽快回国,才是当前最佳的选择。”

帝辛连连点头:“这位将军条分缕析,十分中肯,拨开了云雾,使朕看清了当前的形势。那么,你认为对西狄应当施行什么样的策略?”唐戬:“古人说,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国力强大了,西狄自然不敢对我轻易挑衅。末将建议,大王可在北方要隘驻扎大军,守卫相望。民众亦可结屯结寨居住,奖励耕战,互助互保。若西狄侵扰,一有军情,军民相互驰援,可保北方无事。”帝辛:“这位将军睿智超群,乃治国干才也。传旨:立即举行庆功大会。各邦国军队各回邦国,商军各回原地驻防!”闻伦:“遵旨。”上马而去。

帝辛率众走进朝歌城:“传旨,到女娲庙烧香。”帝辛走进女娲庙神殿:“上香!”帝辛烧香结束后,起身走到帷幔前,十分得意地说:“朕北征北讨,战功赫赫,大大超过前人,功高盖世,岂不是天意吗?”

微风吹拂,帷幔微动,露出女娲仙足。帝辛见了说道:“据说女娲美丽无双,何不一睹女娲倩容?左右快快掀开帷幔让朕观看观看!”闻伦:“启奏大王,女娲是人类的始祖,不可窥视,不可亵渎。”帝辛眼放阴冷凶光,怒气冲天:“朕贵为人王,建不世功业,光同日月,有什么不可以观看?快快将帷幔拉开,让朕观看!”闻伦无可奈何地:  “遵大王命。内侍,快将帷幔拉开!”帷幔慢慢拉开,露出女娲精艳绝伦神像。帝辛上前仔细观看,拉着女娲的手,连连称赞:“女娲果然美貌无双。朕贵为人王,聚天下美女于后宫,不下万人,哪一个能同女娲相比?”帝辛摇头晃脑地赞美后,迈步走向殿门。刚走两步,又回过头来观看,捋了捋胡须,唏嘘不已:  “内侍拿御笔来!”内侍看着闻伦,闻伦不得不点头,示意奉上御笔。内侍递上御笔:“大王,御笔在此。”帝辛接过御笔,略微思索片刻,随即在女娲神像侧墙壁上题诗一首:“朕为人王贵如天,嫔妃个个争奇艳。女娲面前个个丑,倘伴一宿心也甜!”题毕,重念一遍,然后怅然离去。

 

唐戬被帝辛召作殿前都尉

 

帝辛宫大门前。“大王英明,一统天下!”从房上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把鄂桓、姬昌、唐戬等吓了一跳。他们四处张望,不见房上有人。鄂桓惊问:“难道是神仙在同我们说话?”姬昌:“神仙不可能这样说话。”唐戬眼尖,看见大鸟笼内一只大鹦哥正在活泼乱动地跳着:“是大鹦哥在同我们说话。”姬昌叹道:“帝辛真会使用糊弄人的奇招!”

庆功宴上,帝辛一一接受鄂桓、姬昌等邦国国王及征伐西狄有功之臣的庆功敬酒。闻伦大步入宫跪奏:“启奏大王,闻伧将军捷报。”帝辛:“念!”闻伦高声念道:“秉大王天威,末将进军神速,已殄灭鬼方军五万,俘男女十万,占地方圆五百里。”帝辛:“好哇。朕方胜西狄,又传来伐鬼方捷报,举国大喜啊!大家举杯同贺!”众人一齐举杯:“举国大喜,帝辛万岁!”

唐戬举杯上前敬酒:“帝辛万岁!”帝辛见唐戬身材魁伟,想起了伐西狄遇险,唐戬冲在最前面救援和能言善辩,献治边之策的情景,想道:“此人武功不凡又足智多谋,是个难得的人才。何不将他留在身边为朕所用?一则显示朕广纳天下人才;二则削弱賨国抗我之力,何其美哉!”想罢,便向鄂桓问道:“賨王,这位将军是谁?”鄂桓上前回答道:“他是我军的主将忠烈将军唐戬。”帝辛:“唐戬?”唐戬:“末将姓唐名戬。”

帝辛暗自想道:“朕早听说賨国文臣武将多为唐家之人,唐氏是賨国的顶梁柱。昨日的谈吐,令朕耳目一新。唐戬将军器宇轩昂,非等闲之辈。一定要将他留在朕的身边,为朕治理天下出谋划策。这样既能减少鄂桓的实力,增强朕的力量,还可增进两国的情谊,真是一箭多雕,何其美哉?”他转过头去对鄂桓说:“賨王,请将唐戬将军留给朕做殿前都尉如何?”鄂桓一惊,委婉推辞:“泱泱商国,人才济济,将军如云,何须要我蕞尔賨国之小将?”

帝辛:“朕身边武将虽然不少,但都是些只知弄枪使刀之辈,少有此多谋善断、武功高强之人。强我大商国力,你们邦国自然也就不会受到外族的欺凌了。朕深爱唐将军既勇猛又多智慧,真是世上难得之才。为大商天下长治久安之大计,鄂王不会不同意让唐戬将军留在朕的身边吧。”鄂桓迟疑了一下:“大王此举,真是剜我心头肉了。不过,我賨人懂得小局必须服从大局之大义,小王不敢坏了这个规矩。大王旨意已定,小王不便推辞。唐戬将军快向大王谢恩吧。”唐戬躬身向帝辛施礼:“末将深谢大王隆恩。”

帝辛高兴地拍了拍唐戬的肩膀:“辅佐朕好好治天下,保天下。唐将军,你在朕身边好好干吧,朕不会亏待你的,立下功劳,有你世世代代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唐戬:“谢大王。”

帝辛:“鄂王,唐铜将军迅速消灭西狄右翼,战功赫赫,应予重赏。朕决定也一同留宫中为殿前校尉如何?”鄂桓有些不快地说:“大王一下收走我两员大将。”帝辛笑了笑:“鄂王,你刚才不是说小局必须服从大局吗?只有大商强大,才是天下百姓之福!你不要认为朕太贪心。朕知道你賨国人才济济,文武双全之人多的是,你不会在乎这两员将军。”鄂桓无可奈何地:“大王看得起我賨国人,是对我賨国人的信任,也是我賨国的荣幸。”帝辛高兴地说:“鄂王真是知大义识大体顾大局之人,朕对你的支持深表感谢。两位将军就留在宫中吧。”唐戬、唐铜:“诺。”

帝辛转向鄂桓:“鄂王,你救朕于垂危之际,立下大功,又献出两员大将,朕不能亏待你,必须给你补偿。你希望朕赏赐些什么?是黄金?白银?锦绣绸缎?还是美女?”鄂桓推辞:“小王不敢妄想大王厚赏。”

帝辛笑着问:“你宫中有多少后妃?”鄂桓:“小王在小国,非大国可比,妃子一共只有十人。”帝辛:“寒碜,怎么那么少?”鄂桓:“先王立国以勤俭为本,定下规矩,后辈不敢逾越。”帝辛:“鄂王,先王建国之初,小国寡民,依据当时的情况定下当时的规矩是对的。时代在变迁,事物在发展,我们的思想和行动就得与时俱进,也就是要依据时代的变化而变化。老是按先人定下的规矩办事就会谨小慎微,拘泥不前,把事情越办越糟。比如这王宫,先祖只有三间茅草房,现在仍然守着那三间茅草房行吗?多年来,朕悟出了一个道理:循规蹈矩办不成大事,成不了大气候!实话告诉你,朕宫中现在已有后妃八千人,还在不断选取天下美女充实后宫,方能显示朕为天下共主的身份和气派!”鄂桓:“賨国是小国寡民,怎可与泱泱大国巍巍大王您相比?”

帝辛:“不必自卑。鄂王,人生一世,一定要想大事干大事。你的弱点就是循规蹈矩,谨小慎微,限制了你的眼界。你要知道,大国必须有大国的派头和风度。你大小也是一国之主,十个宫女怎么行?一些富商大贾也远远不止这个数。朕的王公大臣哪个没有成百上千个美女陪伴。你身为賨国国王,仅有十个宫女,在朕的王公大臣面前怎么抬得起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英雄爱美女,乃天下之公理。哈哈,大男人怎会不喜欢美女?爱美女是朕的一大爱好。朕决定,回宫以后,赏你十个美女,排列三十个美女让你随意挑选。哈哈!”帝辛说到此不觉一怔,心中暗暗想道:鄂桓对朕并不是十分忠诚,要是鄂桓挑选了自己最宠爱的美女怎么办?赐他什么样的美女,回去还是先与妲己商议商议再定。朕虽然不惧内,不相信妇人之言,但是,在如何对待宫妃方面,妲己有独特的见解,朕还是先听听她的谏言为好。鄂桓沉吟良久后答道:“谢大王隆恩。小王一个不要是对大王美意不尊,就选一个吧。”帝辛高兴地答道:“也好。”

帝辛回到后宫对王后妲己说:“賨王救驾有功,朕打算赐他十个美女,爱妃认为赐哪十个美女为好?”妲己立刻应道:“何不就将刚进宫的賨女赐给賨王?”

帝辛立即想起了崇飞献賨女之事。

标签:长篇历史小说
上一篇:《曾凡忠文集》     下一篇:《梅子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