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1您的位置:首页 >图书展示 > 图书1

《忒勒斯之泪》

文章来源: 本文编辑: 发布日期:2018-11-09 点击:
内容简介:

一个充满悲情的爱情故事,为寻夫偷渡香港,为团聚匆匆归来,在扭曲人性和强权贪婪的威逼下,她最后大义灭亲。演绎了一群鲜活的有血有肉为梦想含泪奋斗小人物;以及述说偷渡客的离情别恨。


作者介绍:

潭影老师,业余创作者。发表过“大海儿子”“泪光中父亲”“我的玻璃娃娃”等散文。出版长篇小说漂流的梦


图书文摘:

       四十年前,一个倔强的女孩降生在贫穷落后的“维良村”,跟随她来到人间的是贫苦、屈辱和被父母厌恶。八岁那年的除夕夜,永远烙在她的心中,乳名叫大眼妹的骆如军挺着营养不良的大腹部,伸着瘦小的两臂,晃着头发蓬乱的大脑袋,固执地站在门槛上喊着:“我不怕!我不走!我要在家食年糕。”

      低矮破旧的三间小草屋,阴暗潮湿的小客厅里,骆如军的母亲——骆大婶,正慌乱地把一张旧布被和几条熟番薯装进草袋里。她急匆匆地拉着站在身边的大女儿,提起草袋就要往外走。可是看见门槛上泪汪汪的小女儿便怔住了,随即心也酸溜溜的。说实在的自己也多么不愿意在今夜逃到野外,近年来带着女儿逃避兵匪、躲藏海盗,不单是吓坏了他们,就是自己也不愿走了,无奈这样的日子总没有尽头。

     “妈,不用怕。上次阿爸帮大兵煮饭,我们回来还能食一顿大米饭。现在外面很冷,我也不想去。”大女儿趁母亲犹豫之际小声地说。

    “你就只记着上次那餐剩饭,却不记着前几次他用尿泼在身上躺在地上呻吟才不被拉走。”骆大婶粗声大气地呵斥着女儿,心里责怪她不劝妹妹走还帮她说话。

      骆如军的父亲骆路,一直静静地躺在小客厅那老得发着汗渍光的木床上,听到女儿和妻子说到自己的身上来,便一推头下那满是污渍的木枕头,哎呀一声转过身来,用那枯枝一样的上臂撑起上半身,那高高耸起的锁骨,夹着一根瘦长的脖子,脖子上无奈地顶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这老脸嵌着一双失神的大眼睛。他咳了两声,才对着母女三人说:“一无丁,二无财。何必次次跟着别人逃难呢?”说完他重新躺下去。

       他的说话像点了骆大婶的穴位一样呆立着,那青筋暴露的粗糙大手不由自主地松开紧紧抓着的草袋,草袋垂头丧气地滑到地板上。接着,她转身走到骆路床前,困难地蹲下去,翻开床底下的干稻草,然后拉出一个小箩筐,从里面端出一个小簸箕,簸箕里就是大眼妹哭着想食的小年糕。她凝神地望了一眼,默默地数了数,然后拿一个扔向屹立在门槛上的小女儿,并气愤地说:“食吧,桐油罐一世都是装桐油。不敬祖宗不敬神的人永远别想发达。”


标签:
上一篇:《时间的彩旗·曲》     下一篇:《汪卫国诗集》